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动态 >

央行为何选择在此时降准 宣布略偏宽松

发布于:2016-03-02 10:32来源:第一财经作者:jrkjcadmin点击:

G20央行财长会议上,周小川提出的“稳健略偏宽松货币政策”的说法,让外界极为关注;昨天,央行又宣布降准0.5个百分点,似乎是在呼应“宽松”的说法。根据专业机构的估算,此次降准,可能释放出6000-7000亿元的资金给市场。

如何判断这样的政策以及表述变动带来的变化趋势?对普通百姓来说,这样的变化又意味着什么?

操作

说起来,宽松货币政策可以有很多种操作方式。直接印钞票是一种,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贷款利率是一种,央行在公开市场上买入债券注资也是一种。如果是印钞票,增加流通中的货币,大家就会觉得手里的钱“毛”了;而降准、买入债券等,理论上就会使需要钱的企业和个人更容易地贷到款,一般可以刺激经济更快发展。

降准,首先应该弄清楚存款准备金率到底是什么。存款准备金率直接影响的是银行手头所有的流动性资金,因为央行对于商业银行是有规定的,商业银行必须在央行存有一定比例的钱,这些钱是不能用于贷款的。比如银行有100万,准备金率是15%,那么只有85万可以放贷;如果降低到14.5%,就有85.5万可以用来房贷。

因此,降准带来的直接效果就是商业银行可以用于贷款的钱增多了,市场上的流动资金也就多了,但这和印钞票是不能等同的——印钞票是直接增加总的货币量,而降准是将原来“冻结”的货币释放出来,总的货币量并没有增加,但二者都可以达到类似的效果,那就是增加市场上的流动资金。

那么降准对我们普通居民手里的钱到底有什么影响呢?居民对于手里钱的变化感受最明显的可能还是物价的变化,说降准对于物价没有影响那是不可能的,但关键是影响有多大,以目前我国的物价水平来看的话,这种影响还是比较小的,考虑到目前我国不少商品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,即便适当的增加社会流动资金,这类商品的价格受到的影响也不会太大。

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历史。2008年11月,为应对经济危机、“保增长”,中国的货币政策首次提出“适度宽松”;2年后,中国经济企稳回升,2011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,货币政策回归“稳健”。同样,在经历了几年的“稳健”之后,2016年“略偏宽松”的说法,也可以看作是在当前较为低迷的经济局势下的应对举措。

我们都对美国“量化宽松”(QE)的说法耳熟能详。其做法,则无非是在金融危机到来时,通过大量印钞票的方式来制造和投递流动性,稳定市场的情绪和秩序。从结果看,至少对当时美国乃至世界的经济秩序稳定还是起到了作用的。

因此,如何看待从“略偏宽松”到“降准”,得把很多事儿结合起来看。

困局

有几件事可以联系。一是在G20会议上,周小川表示,现在银行总贷款中,个人房贷的比率还较低,大概不到20%,对比很多国家个人贷款特别是住房贷款占总贷款40%-50%的比例,还是相对较低,因此应该大力发展;第二,则是一月份全国信贷创下天量的2.51万亿,同比增长58%;同期,1月份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价中,一线城市同比环比大涨,其中深圳暴涨超过50%领跑全国。

我们可以进一步联系另一项数据:今天国家统计局公布,2月份,反应制造业情况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报49.0,低于49.4的预期,创下4年多来的新低。

一般来说,PMI指数高于50,则表明制造业活动扩张,反之则萎缩。除去春节工厂停工、务工人员返乡等时令性因素,可以看出,当前的中国实体经济仍面临下行压力。

宽松一般都会对股市和楼市有一定的推高作用。对股市来说,宽松政策释放出的货币,可能有一部分进入股市;对楼市来说,更容易地获得信贷,则可能让更多人“加杠杆”买房,也助推房价上涨。比如以前首付30%,100万的房子需要借贷70万;但现在降到20%,付20万就可以买了,杠杆率实际上是增高了。

换句话说,楼市在走高,房贷在增加;实体经济却依然困难。岛叔的一位经营小企业的朋友就说,今年的运转很困难。对于央行来说,这可能是不愿意看到的局面,但也是其事实上很难控制的流向。

市场

央行为什么选择在此时降准、在此时选择宣布略偏宽松?

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时机。比如,G20会议上,国际社会和中国都希望人民币保持稳定,因此需要宽松。另一个原因,则如今天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所言,主要是为了应对国内的经济形势,而非主要考虑跨国资本流出的问题。

本届政府任职以来,一直面临经济形势下行的压力,因此不断推出给企业减负的相关政策。然而,产能过剩、僵尸企业、重复投资、创造力不足、外需萎靡的情况依然存在。

宽松出来的钱去了哪儿?至少从目前看,流入实体经济的可能有限,毕竟1月份的工业企业存款只新增了约8000亿元,远少于2.51万亿的新增量。如果这些资金继续流入固定资产和金融资产,那么不仅将继续推高资产泡沫,同时实体企业则可能继续缺乏流动资金,拉低生产效率。最坏的结果,就是滞胀——经济增长停滞,而央行刺激经济的货币则引发通胀。

解决实体经济困局的最根本方式是供给侧改革。供给侧改革需要宽松的货币环境提供活力,但同样需要下大力气、大决心去除政府性的低效投资,需要市场出清僵尸企业、以及营造更加开放的市场环境,通过结构性改革释放更多的社会活力。

走出困境需要时间,改变困境则需要真正的改革。这,或许也是今年两会外界最关心的议题。


  • 上一篇:
  • 下一篇: